帝复问祔庙礼,想精晓朝中大臣们对钱太后报有什么的殓葬意图

想知道朝中大臣们对钱太后报有怎样的殓葬意图,帝复问祔庙礼

“圣上对两宫太后的孝顺,尽人皆知,实为中别人子之规范,其圣德之举,早已名满天下,然欲忠孝两全,当以契合大礼为最。”
 彭时起身揖礼道。

明英宗孝庄睿皇后

明英宗孝庄睿皇后
明英宗孝庄睿皇后,钱氏,海州人。正统七年立为后。帝悯后族单微,欲侯之,后辄逊谢。故后家独无封。英宗北狩,倾中宫赀佐迎驾。夜哀泣吁天,倦即卧地,损一股。以哭泣复损一目。英宗在南宫,不自得,后曲为慰解。后无子,周贵人有子,立为皇太子。英宗大渐,遗命曰:“钱皇后千秋万岁后,与朕同葬。”大硕士李贤退而书之册。
宪宗立,上两宫徽号,下廷臣议。太监夏时希妃嫔意,传谕独尊嫔妃为皇太后。大学士李贤、彭时力争,乃两宫并尊,而称后为慈懿皇太后。及营裕陵,贤、时请营三圹,下廷议。夏时复言不可,事竟寝。成化四年九月,太后崩,周太后不欲后合葬。帝使夏时、怀恩召大臣议。彭时首对曰:“合葬裕陵,主祔庙,定礼也。”翼日,帝召问,时对如前。帝曰:“朕岂不知,虑他日妨母后耳。”时曰:“君王孝事两宫,圣德彰闻。礼之所合,孝之所归也。”商辂亦言:“不祔葬,损圣德。”刘定之曰:“孝从义,不从命。”帝默然久之,曰:“不从命尚得为孝耶!”时力请合葬裕陵左,而虚右以待周太后。已,复与大臣疏争,帝再下廷议。吏部士大夫李秉、礼部校尉姚夔集廷臣九十九人议,皆请如时言。帝曰:“卿等言是,顾朕屡请太后未命。乖礼非孝,违亲亦非孝。”明天,詹事柯潜、给事中魏元等上疏,又今日,夔等合疏上,皆执议如初。中旨犹谕别择葬地。于是百官伏哭文华门外。帝命群臣退。众叩头,不得旨不敢退。自已至申,乃得允。众呼万岁出。事详时、夔传中。是年六月上
尊谥曰孝庄献穆弘惠显仁恭天钦圣睿皇后,祔太庙。四月合葬裕陵,异隧,距英宗玄堂数丈许,中窒之,虚石圹以待周太后,其隧独通,而奉先殿祭,亦不设后主。
弘治十七年,周太后崩。孝宗御便殿,出裕陵图,示大大学生刘健、谢迁、李东阳曰:“陵有二隧,若者窒,若者可通往来,皆先朝内臣所为,此未合礼。昨见成化间彭时、姚夔等章奏,先朝大臣为国如此,先帝亦不得已耳。钦天监言通隧上干先帝陵堂,恐动地脉,朕已面折之。窒则天地闭塞,通则风气流行。”健等因力赞。帝复问祔庙礼,健等言:“祔二后,自唐始也。祔三后,自宋始也,汉此前一帝一后。曩者定议合祔,孝庄太后居左,今大行太皇太后居右,且引唐、宋故事为证,臣等以不不敢复论。”帝曰:“二后已非,况复三后!”迁曰:“宋祔三后,一继立,一生母也。”帝曰:“事须师古,太皇太后鞠育朕躬,朕岂忘?顾私情耳。祖宗来,一帝一后。今并祔,坏礼自朕始。且奉先殿祭皇祖,特座一饭一匙而已。夫孝穆皇太后,朕生母也,别祀之奉慈殿。今仁寿宫前殿稍宽,朕欲奉太皇太后于此,他日奉孝穆皇太后于后,岁时祭享,如太庙。”于是命群臣详议。议上,将建新庙,钦天监奏年方有碍。廷议请暂祀周太后于奉慈殿,称孝肃太皇太后。殿在奉先殿西,帝以祀孝穆,至是中奉孝肃而徙孝穆居左焉。帝始欲通隧,亦以阴阳家言,不果行。

朱见深一时语塞,打开手中的疏章默念起来,以此避开重臣们的饶舌絮语和德义说教。疏章上的详细文理朱见深一时无意细读,但落款处连缀的九十九名大臣的签署却永不忘记刺痛了她的眼眸,这是他事先从未有过料到的,如此多的朝廷辅臣联名上疏,说明自己的道德仅是达官妃嫔们日常里信口雌黄的溢美之词罢了。从前,他凭着自己不再是几年前刚刚继位的不胜纯真始祖,多年来的朝廷历练和怀柔策略,他坚信手中一度主掌了一批军机章京为己所用。可是面对眼前的结果,朱见深感到没有有过的慌恐,先前认为是大明忠臣的一班辅臣,现在在她的眼底却相继像是欺君罔上的反叛贼子。

“国君,天下以大义为重,如不收回谕旨,尔等只可以是哭死于此了”。

(七)

其次天的早朝上,朱见深迫于周太后的下压力,力排众议,一意孤行,下谕旨坚定不移要为钱太后另择陵墓。何人知,随后发生的事,更让朱见深难以预料。早朝得了后赶忙,掌印太监覃包飞奔来报,说以礼部经略使姚夔、给事中魏元、太师康允韶为首的近百名大臣跪哭文华门外,诉求主公收回呈命,祔葬钱太后于裕陵。

“你之所言,难道朕会不清楚啊?”朱见深情急地指责道:“朕只是顾虑,钱太后祔葬裕陵,朕的母后怎办,她千秋万寿之后将葬于何处,尔等就没有想过吧?”

时至炎夏,入殓耽搁不起,朱见深召集几位重臣,在武英殿里说道钱太后殓葬事宜。当大臣们还未坐定,朱见深便开门见山地问:“钱太后归西已有时间,卿等设想好了在何地重觅陵墓殓葬吗?”

“圣上皇帝素为大义之君,天下有目共睹,老臣日月酝酿,但仅是襄阳学步而已。”高校士刘定之跟进说:“所谓孝顺之道,贵为遵从大义,而非遵守长辈一时之命礼。如果太岁悖大义,取小义,天下仿之,则后患难穷矣”。

“君主,实不必从觅陵寝,钱太后与先帝合葬裕陵,此乃先帝之遗愿,臣以为不必延时研讨。”宰相彭时首先说道道:“几天来,臣等直接在候谕旨,企盼圣上笃定时日,尽早让钱太后入土为安的好”。

“两宫并存,我已投降,今儿个不可能一让再让,如皇儿还当母后是三姨,就去为他另择墓葬,否则你也来替自己收尸罢。”
 周太后胁迫朱见深说。

“大明百年国度,怎奈先天义德无修,该肿么办啊?”(待续)

文华门外,恸哭之声飘飘袅袅地在半空中飘摇,搅得慈宁宫里的周太后如坐针毡,她百思不得其解,难道钱太后的阴魂复又附上了朝臣们的肉身?由此他越是坚信钱太后是恶魔之身,想到来世要与他墓穴相邻,就下发现地沁出一背窝冷汗。早晨时节,哭声变得进一步悲怆哀婉。朱见深坚守于周太后,到文华门外去劝退。

“我一忍再忍,一让再让,厮等竟这么无视我的留存,理当斩尽杀绝,一个不留。”这晚周太后在慈宁宫正殿中,冲朱见深歇斯底里地大嚷。

“你们是在威逼朕吗,有话今日上朝加以,今儿个都先退去罢。”朱见深劝阻说。

钱太后的仙逝,使周太后坐立不安,她唤来朱见深,想知道朝中大臣们对钱太后报有什么的殓葬意图。而朱见深带给他的却不是哪些好音信,大臣们固守着先帝的遗诏:“钱皇后千秋后,与朕同葬”。一帝一后合葬的世纪祖制,想更改确实存在必然的诸多不便。这一个天里,周太后不停地抱怨着朱见深,假如当初坚定不移听她的话,废了钱太后,就不会并发眼下的困境。

“天皇稍安勿躁,保重龙体。替君主分忧乃作臣子之职责。英宗帝虽留有遗诏,要与钱太年轻同衾,死同穴。但臣等认为,大明成化既开两宫并存之先例,所谓忠孝两全,皇帝亦不妨将钱太后葬于先帝之左,右位留于周太后万寿后祔葬之用。一帝二后祔葬之例,自古有之,汉文帝尊礼薄太后,虽吕太后不讨宗族之偏爱,尚得以两后同葬长陵。宋仁宗尊礼李宸妃,虽前刘后无嗣,亦得与真宗同祭太庙。”彭时一边安慰一边将早已备好的疏章递与朱见深:“既然钱太后、周太后均为两宫皇后,生前同尊,身后共享,也就无悖于祖制,此乃一举两得也”。

“卿等所言极是,但汝等也该为朕想想啊,朕多次劝慰母后,但不允,朕咋办啊。朕违悖礼仪虽然不孝,然悖逆母后之命也是一种大不孝啊,连生身娘亲都不闻不顾,还是能算孝顺有德吗?汝等居心何安,居心何安啊!”朱见深拉着哭腔质问。他已被大臣们搞得心慌,几乎快被逼疯了。

“母后,儿自然会站在你这边,说服众臣,为他另择墓冢”。

“住口,住口。”朱见深阻喝道,心中怒火中烧:“依你之见,朕是取小义,舍大义,青黄不分之人吗?”

“得不到天子的撤改旨意,臣等岂敢安心退去啊?”

“是呀,天皇,钱太后祔葬裕陵,是一度笃定之事,本无协议之必需。如若国君欲加更改,来日一定有损君王之德名。”
 内阁大臣商辂随后起身揖礼说。

朱见深本就郁闷在心,这时更加无心再听母后大发牢骚,找了个借口便乘辇重临乾清宫。

“哭,让厮等哭啊,哭死丫们!”朱见深咬牙切齿地说。

朱见深深知母后不会认可这份疏章,她一生的求偶是言之有理地进来朝廷,而不是来日以偏房妾身空守墓穴。果然,周太后获悉众臣主张两人同葬后,登时暴跳如雷。